公告公示
·余姚市侨办2017年预算信...
·恭贺新年
·2014年度市侨办决算信息...
·市侨办2015年部门决算
·侨眷诗词选登
·2015年度市侨办决算信息...
·余姚市侨办2016年部门预...
·余姚市侨办2014年部门决...
·中国(宁波)意大利产业园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码:
信箱登陆 办公登陆



 在线视频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侨界风采→文章
周金龙:拳拳游子心 浓浓故乡情

发布时间:2016 -03-23 字体:【

  人物档案
  周金龙,旅美爱国华侨。1933年11月出生于余姚,16岁离开家乡赶赴台湾,从木器学徒做起,白手起家创业,后又远赴美国、加拿大等地创业,创立了驰名海外的中国家具艺品中心,在成就个人事业的同时,为推广中国传统家具和家具文化作出了重要贡献。1983年,周金龙回乡探亲后,从当时的朗霞镇敬老院(现为朗霞街道老年服务中心)开始了持续30余年的敬老善举,受到了人们的敬重。
  

    今年重阳节前夕,朗霞街道老年服务中心的老人们,迎来了自己的老朋友、爱国华侨周金龙先生。
  83岁的周金龙是来为这里的老年人发红包的,这样的善举他已经持续了31年。不仅如此,他还去泗门镇和临山镇老年服务中心,为那里的老年人发红包。他说:“老人们风风雨雨走过了大半人生旅程,最需要的就是能够得到家庭的温暖和社会的关爱。我自己也是个老人,深有体会,我只是尽了自己一份小小的心意而已。”
  10月30日,记者在市侨办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来到泗门镇水阁周村,拜访了周金龙老先生。眼前的周老先生个子不高,衣着简朴,步履稳健,精神焕发。
  天资聪慧爱学习
  1933年11月26日,周金龙出生于余姚县泗门水阁周大道地(后划归朗霞镇,现又属泗门镇)的一个农家小院。其父周先浩是个勤劳的农民,念过几年私塾;母亲卢氏虽不识文墨,却也是一个贤淑、为人善良、持家有方的家庭妇女。周金龙是家中长子,有三个弟弟。
  小时候,周金龙很顽皮。他说,那时候零食少得可怜,小孩子经常会去拔茅针解馋,因为在开花前吃起来还是甜丝丝的。有一次上学前,他独自跑去拔茅针,却遇到一条碗口粗的蛇,所幸并无大碍。
  周氏家族是当地大族,有田地数百亩,有大祠堂,还有供周氏子弟免费读书的私塾。六岁时,他就到私塾去上学。天资聪慧的他似乎对学问有种与生俱来的领悟力。
  但是,好景不长,周金龙读到小学三年级时,日寇入侵,余姚沦陷,学校被迫停课,他只能回家帮父母做些力所能及的农活。
  抗战胜利后,学校复课。12岁的周金龙已成为父母的“好帮手”,父亲也不想再让他去上学了。在他父亲眼里,小孩子识得几个字,会算账就不错了,早点回家种地才是正道。周金龙再三恳求之后,父亲才勉强答应让他再上一年学。
  一年后,父亲又要周金龙回家种地。于是,他就耍了个小聪明:让书法好的同学,冒充老师的笔迹和语气给父亲写了封信,说周金龙学习成绩好,不念书可惜了,以后家中有事,可随时请假帮忙。其父信以为真,就让他继续上学。
  周金龙告诉记者,当时一个学期140多天,他因为要帮家中干活,缺课就超过70天。那时,他上午帮父亲去收购粮食做生意,无法上算术课。于是,他下午就向老师和同学请教,补学知识、补做作业。好在他善于举一反三、学以致用,学习很刻苦,常常挑灯夜学,因此,他的考试成绩总在班上前十名。
  尽管如此,其父母依然反对他上学。读到小学五年级时,由于父母的坚决反对,周金龙再也无法继续上学了。
  离别故土当学徒
  由于不甘心做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周金龙便经常写信给在上海大家具公司里做事的几个舅舅,希望能够去上海当学徒。
  希望在等待中一次次破灭,但是,周金龙并没有灰心,而是一封接一封地写信。
  1949年初,周金龙终于等到了三舅的回信。原来,他三舅与上海几个大老板在台湾新开设了一个家具工厂,打算让他去沙发部当学徒。
  那年3月,16岁的周金龙拜别父母和其他长辈,离开了故乡。但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这一别竟是30余年才有机会回乡。
  当年5月10日,周金龙在上海十六浦码头登上了最后一班前往台湾的中兴轮。两天后,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上海市区,5月27日上海解放。
  在惊恐与茫然中,周金龙坐船来到了台湾,船停靠在基隆港。
  在三舅带领下,周金龙来到了家具厂,厂里有20多个员工,其中与他同龄的学徒共3个。开工时,他们是学徒;每天三餐开饭时,他们兼职当餐厅服务员,摆放碗筷、给师傅们盛饭等;到了晚上,他们又成了服务员,帮师傅们在车间里铺床、挂蚊帐等,第二天一早再收拾床铺。
  谁知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因为地价和木工吵着要加薪等原因,合伙的几个股东决定解散工厂。最后,周金龙的三舅接收了工厂。由于做沙发的师傅离开了,周金龙只学了几个月,技术尚未入门。因此,工厂里送货、买菜、烧饭等杂活,就落到了周金龙的身上。
  当时他只会做些简单的饭菜,多数是红烧或清炖。也许是继承了父亲经营小买卖的基因,从学徒起他就开始规划自己的收入,也很节俭。
  因为看到离开上海时纸币贬值快,所以他一积攒到钱,就拿去兑换银元或买金银饰品,这样免于贬值。同时,他还暗下决心:等攒够了钱要开店创业,要做自己命运的主人。
  勤俭立业又成家
  三年学徒期满后,勤奋好学、刻苦钻研的周金龙学会了油漆、五金、木工以及难度极高的木材家具制作技巧。同时,他终于有了晚上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于是,他决定坚持上夜校、上补习班,学英文、学中学课程、学家具设计等。这为他日后从事家具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白天做事,晚上补习。虽然艰辛,却也不失乐趣。此时,他也产生了找女朋友的想法。
  但是,周金龙的感情之路一开始并不顺畅。他说,补习班的同桌是一个护士小姐。心怀仰慕的周金龙,鼓起勇气请对方看电影、吃饭,不料总被对方借故推托。后来朋友介绍了一个女孩,因为他不懂情趣而散了。
  相亲的失利,再加上目睹了不少师傅靠薪水只够勉强养家糊口的艰难状况之后,周金龙暗下决心要先立业后成家。
  1960年,28岁的周金龙依靠自己的积蓄,与朋友合伙开办了上海胜美装潢木器公司,以沙发定做、维修等为主业。他说,取名“胜美”,意在超越三舅开的精美家具工厂。
  公司开张后,生意很好,他和朋友又成立了家具工厂。两人分工合作,配合默契。朋友负责内部管理,周金龙专门跑业务、接生意。
  立业后,周金龙很快就交到了女朋友,第二年就结婚了。妻子许彩宝是一同行的二小姐。结婚时,妻子才19岁,周金龙则已29岁了。
  婚后,端庄秀气、温柔贤淑的许彩宝在家相夫教子。周金龙则在外打拼创业。
  如今,他们俩相濡以沫,一起走过了50多年的风风雨雨。
  周金龙告诉记者,开始创业时,由于学识、经验、资金均不足,在经营上会遭遇不少困难。幸运的是,他都化险为夷,渡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
  由于周金龙生产销售的家具品质优异,颇受客户青睐,业务日益扩展,资金日渐充裕。
  1973年,事业风生水起的周金龙被同行推举为台北市木器商业同业公会第四届理事长,后连任第五届理事长。任内,他八次任团长率团赴日本、欧美等地考察和展销家具,由此大开眼界,领略到家具业的潮流。他们还经常在海外举办家具展销会。几年下来,台湾家具行业受益匪浅,外销业绩迅速上升至岛内前十大行业之列。他说,1973年接任理事长时,台湾家具业外销总共只有1000多万美元,1979年卸任时则超过8亿美元,并位居美国进口家具之首。
  年过五旬创新业
  古人云,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周金龙却不甘于天命,不但小时候不安于在家耕耘土地,而且也不安于自己历尽千辛万苦在台湾打拼下来的基业。
  周金龙告诉记者,多次海外考察,让他对外面的世界有了更多的了解,也由此产生了去美国开家具店的想法。
  1980年,周金龙终于在美国洛杉矶开出了第一家家具店,取名东方家具店。但是,由于刚开始人生地不熟,困难重重,再加上美国、台湾两头跑,时间精力也不够,一直无法打开市场局面。
  1983年,周金龙将家人全部接到美国,以便集中精力开拓市场。在调查中国家具在美国市场供求情况时,他发现中国家具公司都以美国人为销售对象,忽略了华人华侨这一重要潜在客户,广告词也都采用英文。于是,他便另辟蹊径,在洛杉矶报纸上刊登全版中文广告,推广中国家具。广告一出,效果非常好,许多华侨纷纷前来购买中国家具。
  “不少华人在美国功成名就,思乡心切,买一套中国传统红木家具摆在家里,也是一种慰藉。”谈及此计,周金龙道出了自己当时的内心想法。
  “东方家具”渐渐有了知名度。看中这块招牌的人,纷纷开出了“新东方”、“老东方”、“金东方”等傍名牌的家具店。
  为了突破销售业绩,周金龙先后在旧金山、休斯顿、华盛顿、亚特兰大、芝加哥等地举办展销活动,大获成功,销售业绩也越来越好。
  周金龙说,在海外闯荡,有欢笑,也有艰辛。1984年,他在加拿大也相继多次成功举办了巡回展销活动。但是,在一次交货时却差点丢了性命。
  原来,那天中午他们夫妻二人开着大货车从温哥华出发,300多公里的路程,走山路的话,预计要开五六个小时便可抵达目的地。但是,令他们始料不及的是,半路上下起了大雪。山路的一边是峭壁,另一边是悬崖,开始雪路又湿又滑,后来又开始结冰,轮胎打滑,一不小心就会掉落悬崖。更惨的是,持续开了十多个小时,他们的汽车油表亮起了黄灯,此时天色已晚,路上不见人烟,只有白茫茫的一片,车外的气温已降到摄氏零下三十多度。如果油尽熄火,被困在漫漫山路中的夫妻就很危险了。
  周金龙一边安慰妻子,一边小心翼翼地开车。幸运的是,在汽油快用完前汽车进入了下山的道路,而且第二天凌晨两点左右前方也出现了加油站的灯光。到达时,发现加油站已关门,好在旁边有个度假旅馆,地上的雪则已有一尺多高。旅馆也已关门,经电话联络,服务生让周金龙自己去取门外邮箱里的钥匙、开门自己找个房间入住。
  “找到钥匙,进入房间,当灯光和暖气打开时,我们彼此拥抱,庆幸终于捡回了两条命。”30余年过去了,想起往事,周金龙还是心有余悸。
  周金龙告诉记者,事业鼎盛时期,他在台北和美国洛杉矶、芝加哥、波斯顿以及加拿大多伦多等地,开了5家家具店。
  游子回乡情更浓
  “床前明月光,凝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周金龙告诉记者,上小学时诵读唐朝大诗人李白的这首诗时,心中没有惆怅,就连一丝的涟漪都感觉不出。那是因为年纪尚小,又有父母在身边遮风挡雨。
  周金龙说,漂泊在外,随着年龄的增大,思乡思亲人的情怀越来越浓了,无数次梦回故乡,醒来发现自己仍身在异地,不禁潸然泪下。而每年春节、母亲节看相关电视节目时,也常感动得泪流满面……
  1983年,几经周折周金龙与父母联系上了。那时,他通过越洋电话打到了泗门邮电所,工作人员跑了很远的路,才找来周金龙的父母接听电话。此时,在大洋彼岸手握电话的周金龙,已等待了约一个小时。“这是一生中最漫长的1小时,同时又充满了期待,心中有千言万语想对父母诉说。”周金龙在接受采访时依然激动万分,但是一声“爹娘”出口之后,强忍着的泪水再也无法止住了,奔涌而下,最后双方都手握着电话筒放声痛哭。
  当年11月,周金龙趁到台湾办理家具业务之际,经香港中转来到上海。
  回到家中,一见面,一声呼唤过后,大家又哭得说不出话来。看到了白发苍苍的父母,以及弟弟和其他亲人,周金龙非常欣慰还能有这样相逢的机会。
  得知他回家的消息后,市侨办以及宁波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纷纷上门看望。此后,他每次回家都能得到市侨办工作人员的周到服务,以及来自各方面无微不至的关怀,遇到难题也能得到及时协助。这些都让他心存感激。
  1984年的一次走亲戚时,他看到隔壁朗霞镇敬老院(现为朗霞街道老年服务中心)里的不少自己小时候都认识的老人们还过着很清苦的日子,于是回家拿钱送到敬老院,给老人发红包,每人100元。
  从此,周金龙的敬老之情越来越浓厚,逢年过节,他总要亲自或委托亲属送钱送物给敬老院的老人们。1995年扩建敬老院时,他捐款25000元,1999年又出资数万元,帮助敬老院建立起康复室、活动室、娱乐室、阅览室,关送去老花眼镜、电风扇等,使老人们的生活质量大大提升。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金龙的行善范围也逐渐扩大。从2004年开始,他每年还到泗门镇老年服务中心给老人们发红包。2008年开始,他还给临山镇老年服务中心的老人们发红包……
  周金龙的敬老尊老善举,感动了众人。有人赋诗称赞,也有人将其写入姚剧中传唱。“四唱那,爱国华侨周金龙,年逾古稀乡情浓。几十年来如一日,情系朗霞倍感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