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公示
·余姚市侨办2017年预算信...
·恭贺新年
·2014年度市侨办决算信息...
·市侨办2015年部门决算
·侨眷诗词选登
·2015年度市侨办决算信息...
·余姚市侨办2016年部门预...
·余姚市侨办2014年部门决...
·中国(宁波)意大利产业园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码:
信箱登陆 办公登陆



 在线视频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侨界风采→文章
谢春林:用画笔描绘心中的大海

发布时间:2016 -03-23 字体:【

  人物档案
  谢春林,画家、艺术家,1950年9月生于上海,祖籍余姚泗门,已故山水画大家应野平的关门弟子,1986年旅居日本,毕业于日本国立京都大学。他在传统绘画的基础上,尝试以“水”为主题的新体裁山水画创作,以“在水一方”、“上善若水”两个系列,被书画舆论界誉为“海景山水画”的创始人。1992年,他创立了“国际书画文化交流协会”,并任会长至今,同时,他还担任日中国际文化基金会主席、上海市海外交流协会常务理事、日本中华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会长等职,积极推进中日文化的互访交流,被媒体誉为中日友好交流的民间大使。
  

    去年底,记者有幸在余姚采访了旅日29年的著名画家谢春林,听他讲述他与绘画、与日本的故事。
  出国 从零开始
  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梅花香自苦寒来》,记录了旅日后有所建树的中国人的足迹。书中,谢春林曾提到他负笈东瀛的起由,作为一个当时在国内美术界已初获成功的画家,重新作出人生的选择:“1986年底,当飞机降落在大阪国际机场时,我的生命之旅又一次站在了起跑线上……”
  改革开放后,我国文化界对外交流越来越广泛,当时的上海有许多日本美术界的代表团来访问。作为知名画家和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谢春林常常出席这样的接待活动,“很多场合,翻译只是呆在日方团长和中方领导之间,大部分的日本画家和我们坐在圆桌旁,大家只能笑笑,一句话也不会讲,很尴尬的。”时任上海美术家协会主席的沈柔坚鼓励他,“你这么年轻,可学点日语,今后有利于友好交流。”这在谢春林心中留下了种子。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上海,外国人想要买中国画收藏或送人,唯一的选择是上海友谊商店。友谊商店入口处有一气势雄伟的巨幅国画《黄山迎客松》,作者就是谢春林。
  八十年代中期,很多人开始出国,走向更大的国际舞台,美术界里也有一部分人。留还是走?出国到底去做什么?谢春林犹豫彷徨。1986年底,谢春林决心出国,他暂别妻子和刚刚出生的一对龙凤胎儿女,踏上了东瀛之路,“那时,我,从零开始,一无所有。”
  前途难测 日语一点不会
  “我是带着发扬光大中国画的使命感去的。”赴日前,谢春林的画作在友谊商店很好卖,尤其是对日本客人。到了日本,事情却不尽如人意。
  出国时,谢春林准备了当时认为很大的一笔钱———40多万日元,再加上恩师应野平先生的一笔赠与,“我觉得有了这笔钱可以在那里过一阵子了。但事与愿违,交学费、买教材、付房租……不久就捉襟见肘了。那时候,日本跟中国的物价,是天壤之别!”
  更要命的是,谢春林一句日语也不会讲,“我拼命地学,每天10多个小时学日语,我感到自己每天都在进步,考试都是满分,我学习的照片被刊登在学校杂志的封面上。”
  谢春林每天还挤出4个小时作画,为举办画展做准备,日本昭和美术会会长西尾草峰先生帮他预订了7个月后京都市最好的画廊之一,地处市中心的黄金地段。
  学日语加创作的日子过了5个月,谢春林觉得自己快熬不下去了,“带来的钱一天一天花出去,却没有任何收入,画展临近,场租、印刷、镜框、裱画、招待会等等需要一大笔钱,我常常问自己,希望在哪里?”窘迫的日子里,因营养不良,他生了一场病,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
  谢春林咬紧牙关坚持着,希望奇迹能够出现,“我太太还以为我在日本赚了大钱,实际上,国际电话我打不起,写个信都感到邮票贵。我托人捎信给她,说吃不惯日本的东西,最好给我寄点中国的方便面。”
  柳暗花明 迎来新的曙光
  机遇总是会优先眷顾那些一直在坚持、在努力的人。
  京都有个朝日会馆,某天,谢春林去那里看“当代中国绘画收藏展”。“我头发也没钱去理、胡子也留得好长,破自行车路边一靠,就进去了。在电梯口碰巧遇到我国驻大阪的总领事文迟先生,他一见到我,很惊讶地说,‘小谢,你怎么会成这个样子了?’当时,我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他对身边的一个日本友人说,‘这可是我们国内有名的青年画家哟!’”
  文迟先生的朋友叫柳邦男,在京都市中心开了一家中国物产商店。柳邦男年轻时随日军侵华,在战斗中被俘,经教育改造后成了八路军的一员,在抗击日伪军中他作战勇敢,官至八路军的副营长。柳先生会讲中国话,他说,日本对中国犯下了滔天大罪,作为一个日本人,他一直设法在赎罪。当晚,谢春林应邀去了柳邦男的家,两人谈了很久,友谊就这样开始了。
  次日,柳邦男去找谢春林,请他帮忙画一幅画布置在店里。画好后,柳邦男递给谢春林一个信封。“当面不好意思,我偷偷到卫生间拆开一看,50万日元!这下学费、房租、办画展的钱都有着落了。欢喜了好几天,柳先生打电话给我,要我去一次说是关于画的事情。我吓到了,难道是要退画?钱已一部分付了学费和租金了呀。到了店里,柳先生笑着对我说,画卖掉了,他也赚了一笔钱,让我再给他画一幅。”就这样,在短短的一周多内,谢春林又拿到了50万日元,使得他在经济上翻了身。谢春林说:“柳先生是我的恩人,在那个时候那样的情况下,一百万日元胜过现在的一千万。”
  在柳邦男的鼎力斡旋下,谢春林应邀为京都市政府大厅创作巨幅《黄山松云图》,主流报纸和电视台都作了报道。“我办画展第一天,还没开门,京都市长今川正彦就来了。这也为以后中日友好交流的合作奠定了基础。”
  1992年,谢春林创建了日本国际书画文化交流协会,1997年成立了日中国际文化基金会。在投身艺术创作的同时,谢春林积极组织日本友人和海外高层次人士开展中日文化交流活动。谢春林往返于两国之间,架起友谊的桥梁,不忘过去,记住历史,面向未来,共绘蓝图。 

    突破传统  开创海景山水画
  有位国际资深的博物馆研究人员说:“如何判断画的好坏和价值?一个最简便的方法就是去关注和收藏那些艺术史上从未出现过的新图式、新体裁、新手法之类的作品,这里面一定会出现未来卓越的艺术家,他们的作品迟早会进入艺术史。”这正是谢春林对艺术的理解和追求。
  纵观中国1400年的山水画史,从隋朝展子虔的《游春图》始至近代,由于国画自身的特点和时代的局限性,主角都是山,水永远是衬景,至于表现大海更是绝无仅有的了。
  作为一名传统的山水画家,谢春林深知创新的宝贵,不光是技法,更重要的是新图式、新体裁。谢春林创作之初,许多人包括美术界的一些著名人士都劝过他不要画水,因为太难画了。“富士山和黄山的山不一样但水一样吧?一个画展全是水,都一样,你怎么办啊?”1986年,谢春林第一幅主题为大海的作品问世了,山水画大师应野平欣然在画上题词:“画格清新求意趣,心潮澎湃接云霄”。此后的20多年,谢春林周游世界,在运用传统笔墨纸砚和留白法的基础上,承上启下推陈出新,闯出了一条前人未走过的艺术之路。谢春林成功了,在他的作品里,传统和现代、东方与西洋、光与水得到了完美的统一,如此在水一方,恰似水到渠成,左右逢源,得水为上。让美术界的同行发出了“原来水可以这么画”的惊叹。
  2006年7月,上海美术馆和京都文化博物馆的《在水一方———谢春林海景山水画》国际巡回展震撼了画坛,这个画展不仅凝聚了谢春林旅日20多年的生活和艺术结晶,更重要的是全部展品都是以水为主角、以大海为对象,为古老的山水画开辟了一个新的画种。《人民日报》、《中国美术报》、中央电视台、上海电视台等都称谢春林为“海景山水画的创始者”。
  在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主办的谢春林艺术研讨会上,有评论家说:“应野平众多的学生中,谢春林的作品风格源于老师又走出了师门,可以说他是最成功的。”著名山水画家胡振郎说:“谢春林的画里有一种色彩、色调,这很不容易,而且能用20年的工夫追求山水画的新体裁,画水画海,今天取得了这样骄人的成绩。”
  随着谢春林“海景山水画”被大部分人所接受,越来越多的山水画家开始尝试画水画海。
  融汇中西 艺术探索无止境
  理可顿悟,事需渐成。在“画水”上,谢春林下了很大功夫,融汇中西,在用墨、用色、用光、透视等方面都有突破。《阳光的日子》云层后射出的光束是那样的耀眼;《光与海》色彩柔和潇洒神奇;《蓝天下》采取仰视视角的蓝色特别纯粹令人心醉;《宝石般的五彩海》、《飞越无人岛》等采用了全新的卧视构图,绚丽浪漫;《海上生明月》传统的技法发挥到了极致,水墨有情,华润透亮;《寒海奇观》浩瀚汪洋,千里冰封,展现了山水画中的未知世界……在谢春林的眼中,每一朵浪花都在沧海中热情激荡;在谢春林的笔下,已经得心应手的“留白法”使得画面千姿百态,美不胜收。
  谢春林说:“毕加索的作品受了中国画的影响,没有人说不伦不类。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把西洋画中的精华吸收进来,成为中国画的新元素、新血液、新生命力?不是让他们吃掉我们,而是由我们来包容他们,洋为中用。画家的眼睛要盯着别人的优点,取别人所长为我所用,自己才能有所取,没有这种胸怀就不会进步。做人要老老实实,绘画可不择手段。”这么多年过去了,谢春林创作的画作越来越多,透视、色调、用光融入到了中国画中,但他还是严格守护着国画的精华遵守着国画的规则,领悟着越是民族的东西越是世界的真谛,他用的还是宣纸、湖笔、徽墨、端砚,还是马利牌的中国画颜料。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谢春林认为生活才是他艺术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矿藏,他在不断地画,不断地积累。日本前首相海部俊树为谢春林挥毫题写了“上善若水”四个大字,这是他海景山水画第二系列的主题,他想办影响更大的画展。
  “总在想,用各种的灵感、情趣、手段去画,自己正当画家最好的年龄,技法上成熟,体力上还画得动,所以要在这段时期用心去创作一些经得起推敲的画留给历史,在画史上留道痕迹。画海,这是山水画史中没有出现过的体裁,这是时代给予我的良机,我一定要好好把握。”谢春林说,绘画创作时会有一种特殊的美感,当沉浸其中时,会放慢脚步,遐想无限,陶醉于一种不可思议的梦态之中,在绘画的世界里逐波瀚洋,妙不可言。谢春林对山水画中新体裁的追求,实际上就是对感动他的自然现象的追求,是对他自己生命意识中真、善、美的追求。
  时势造人 遇到了好时代
  谢春林的绘画之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到友谊商店工作成为专业画家之前,他有一段十分艰辛的工作经历。他曾被分配到建材公司碎石场搬运石块拉车,整整拉了八年的车。这八年特别苦,特别长,到现在他还常常在梦中惊醒。谢春林说:“虽然我的青春和汗水都洒在了那片土地上,但我没有感到任何不公,也许就是这最难忘的漫长的磨练,才会使我不断地去追求、去奋斗,才有可能走到了今天。”
  也是这段经历,让谢春林对绘画、对人生、对奉献有着不同的体悟。谢春林这样认为,画家的第一个责任,就是普及,画出美好的作品献给社会,让民众欣赏;但这不是目的,要在普及的基础上提高,画家有责任引导整个社会的审美度和素质的提升。
  画画之余,谢春林还担任了许多社会职务,资助国内的希望工程,助学湘西山区71名贫困失学儿童,“画家千万不要忘记感谢祖国,感谢社会。没有改革开放,画家走不到今天。我们的所有荣誉,都是社会给予的,只有回报社会的艺术才可称之为有意义的艺术”。谢春林的老家在余姚泗门,小时候回过老家多次,记忆中泗门的早集市非常有趣、城区龙泉山下有家店里的馄饨很好吃。2011年9月26日,由余姚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日本国际书画文化交流协会联合主办的“中日国际书画邀请展”在余姚博物馆举办,谢春林率日本友好访中团数十人出席了盛大的开幕式;2013年,家乡遭受百年一遇的洪涝灾害,谢春林通过余姚驻沪办进行了捐赠……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