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公示
·余姚市侨办2017年预算信...
·恭贺新年
·2014年度市侨办决算信息...
·市侨办2015年部门决算
·侨眷诗词选登
·2015年度市侨办决算信息...
·余姚市侨办2016年部门预...
·余姚市侨办2014年部门决...
·中国(宁波)意大利产业园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码:
信箱登陆 办公登陆



 在线视频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侨界风采→文章
赵士芳:口腔医学界首位“洋”博士

发布时间:2016 -03-23 字体:【

  人物档案
  赵士芳,男,1952年出生,余姚人。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国际牙医师学院院士。1999—2009年任浙江大学医学部附属口腔医院院长,浙江大学口腔医学院院长。长期从事口腔颌面外科的医疗、教学和科研工作,主攻口腔种植、口腔颌面部肿瘤、损伤及畸形的诊断和治疗,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一等奖、二等奖各一项,浙江省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优秀奖各一项。曾任中国民主同盟浙江省副主委,省政协常委,中国口腔医师分会副会长,中华口腔医学会常务理事,浙江省口腔医学会会长,浙江省口腔医师分会会长。
  

    现年64岁的赵士芳坚守口腔医学事业近40年,他有两个心愿:一是早日完成国产种植体的推广,让每个老百姓都种得起牙齿;二是实现全省儿童窝沟封闭的普及,让娃娃们少长蛀牙。如今,这两个心愿都已经发了芽,特别是窝沟封闭,浙江省已从2013年起在全省推广。
  最近,赵士芳又有了第三个心愿———促成口腔诊室的无菌化建设,他常说,“院长可以退休,但是作为医师、教授,没有退休一说。”
  国内口腔医学界第一位“洋”博士
  1952年,赵士芳出生在龙泉山脚下的一户普通家庭,姚江桥、鼓楼、龙泉山都是他小时候再熟悉不过的风景。1974年,赵士芳离开余姚,赴杭州读大学。
  1977年,赵士芳从浙江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毕业。计划经济时代,什么都得按照计划分配来,工作也是一样。当年16个班,最后留校16人,赵士芳被分配去了口腔系。
  那个时候,浙江医科大学的口腔专业成立才一年,4家附属医院只有浙医二院设有口腔科,因此赵士芳实际工作在浙医二院口腔科,人事编制在浙医大口腔系,就这样开始了他的口腔医生生涯,“因为是临床医学出身,原想做个外科医生,‘一不小心’进了口腔外科,也算是遂了‘外科’的心愿。”刚工作那会儿,赵士芳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利用助教身份,和学生一起听课。那些年,学习英语很热门,但主要是为了多看些外文杂志,而不是出国。“留洋”还是件挺稀罕的事,出国主要是靠公派,个人出去的几乎没有。当时省里有5个名额,要求是必须先通过英语水平考试。1982年,赵士芳在浙江医科大学第一期全脱产英语师资培训班和省教育厅的出国师资英语培训班分别学习了半年后,前往上海参加全国第一次英语水平考试,并从12人中脱颖而出,争取到了这个难能可贵的机会。
  但是问题来了,如果想去英语国家,就得自己联系学校,单凭当时的海外关系和通信条件根本不可能。赵士芳只好取道德国,在上海匆匆地学了两个月德文基础后,于1983年3月踏上了去往德国的飞机。
  到了德国,首先面临的还是语言关。要在德国的大学注册,需要通过外国人员德语水平中级考试。
  赵士芳先去了位于弗莱堡地区的歌德语言学校,学习了半年语言,通过考试后才正式去慕尼黑大学。
  在这所颇有名望的高等学府,云集了来自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学生。刚进大学,大家猜这个东方面孔是“日本人”,当赵士芳回答是中国人时,有人侧过身子看赵士芳的后脑勺,在他们的印象中,中国人还是梳着长辫子、穿着长衫的。
  当时的尴尬让赵士芳深感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要展示出中国青年医学者的风貌。
  刚开始的几个月里,赵士芳只能旁观,并不能上手。他也不着急,耐心地深练内功,坚信“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的”。
  转折点出现在一例“唇腭裂”手术中。那是院长思莱格教授的私人病人,但是手术失败了,教授觉得很没面子。在国内做了5年临床医生,赵士芳接触过很多这样的病人,也有成熟的解决方案。他准备了两个晚上,鼓起勇气当面向教授提出了几个解决方案。教授没有当场表态,却通过他的助理通知赵士芳:“重新手术,并由赵士芳来做第一助手。”按照赵士芳的提议,手术获得了成功。
  此后,赵士芳获得了教授的信任,多次出任手术助手。在德国,实行主刀负责制,而在中国实行团队合作,赵士芳把这一理念带到了德国,多场手术下来,他又获得了“东方快刀”的称号,“主要是国情不同,同样一个毛病,德国人小病就来看了,而中国人得熬成大病;德国的设备先进,而我们就靠经验;再加上中国人口基数大,动手能力自然强。”赵士芳的卓越成绩,获得了当地医学界人士的赞赏。同年10月,联邦德国巴伐利亚州破格给了赵士芳一张客籍行医许可证,使他得以以正式医生的资格进了慕尼黑大学附属口腔医院。
  一天,医院接诊了一位颈动脉破裂而引起大出血的病人。医生们一涌而上,当班的主治医师也赶来参加抢救,效果仍然不佳。在万分危急之际,赵士芳从容不迫地来到病人身旁,他熟练地拿起手术器械,干净利落地给病人施行了手术,病人得以转危为安。
  渐渐地,医院里的许多青年医生主动上门跟赵士芳探讨科研中的难题。应西柏林精粹出版社的邀请,赵士芳还担任了《精粹国际口腔通讯》杂志社的编辑,负责中文版的编辑、校对和发行工作。
  除了学习口腔颌面外科技术和常规手术技术外,他把主攻目标转移到世界上先进的颌骨、颌面部、外鼻的整形手术上,并与德国技术人员合作,先后完成了好几篇高质量、有影响的学术论文。
  院长思莱格教授真心实意地想长期留下这位青年人,为赵士芳安排了攻读医学博士学位的机会。在教授的支持下,德国学术交流基金会(DAAD)同意了赵士芳的延期申请。当时的出国资助项目只有两年时间,赵士芳一去就是四年半。同时,1984年年底,赵士芳的夫人和女儿到德国“陪读”。思莱格教授为了留住赵士芳,特意把赵士芳的夫人安排到了慕尼黑大学职业病研究所工作,女儿上了当地的幼儿园。
  令人羡慕的异国行医许可证、良好的工作环境以及国内无牵无挂的先决条件,在别人眼里,赵士芳是必留无疑。然而,赵士芳心中始终思索着这样一个问题:“我是为什么而来的。”国家的振兴,需要大批科技人员,尤其是口腔医学方面,我国从事这方面研究的技术人员奇缺,“把所学所成回报祖国和人民”,这就是他最朴素的想法。
  1987年4月,赵士芳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博士论文答辩。5月,慕尼黑大学医学院正式授予他医学博士学位。6月,赵士芳怀着一颗赤子之心,毅然成为“海归”一族。他携妻带女回到祖国,同机而来的,还有用于教学和科研的2000余张幻灯片,8盒录像带和一大批医疗器械,后者都是他用积攒下来的钱购买的。
  那一年,北京大学培养的国内第一个口腔博士也刚毕业,所以,赵士芳是国内口腔博士第二人,不过,却是拿到国外大学口腔医学博士学位的第一人。
  “研发国产种植体,让每个老百姓都种得起牙齿”
  20世纪80年代,是口腔种植学兴起发展的时期,赵士芳从国外学成归来,不光是口腔“洋”博士第一人,也是国内口腔种植学实践的第一人。
  慕尼黑大学从1982年起开设口腔种植,赵士芳几乎参与了整个发展过程。1987年,赵士芳回国时,国内只有华西口腔医学院和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对种植做了相关的基础研究,但是牙齿种植的临床实践,浙医二院口腔科应该算得上是全国最早的。
  1988年,赵士芳做了第一例临床种植牙,那是一名省供销总社的年轻女职工,骑自行车不小心摔断了大半颗门牙,赵士芳为她进行了种植牙治疗。同年,四川大学研制出国产的第一颗种植体(HA-TI),临床应用部分就放在浙医二院口腔科。
  此后的1990年到1993年,赵士芳参与举办了全国性的种植牙学习班,3年跑了30多个城市,宣讲口腔种植技术。
  1999年,浙江大学医学部附属口腔医院正式成立,赵士芳担任院长,根据当时的发展实际,他将科研转向了口腔种植。当时,医院和浙大材料系合作,研发了国产的第二颗种植体———西湖拜耳种植体。然而,无论是HA-TI还是西湖拜耳种植体,两个国产种植体都没有很好的发展,最关键的问题还在于当时的制造加工工艺跟不上。
  几经打听,赵士芳了解到,国际上几乎所有的种植体加工机床都源于瑞士,他们的技术可使产品的误差达到0.01mm。
  2003年,赵士芳带队正式研制“西湖拜耳二代”。2008年第一期结题时,正式更名为“ZDI”,这个“Z”不光是“赵”,也可以理解为“浙”,甚至是“中国”的“中”。同年,慈溪的宁波广慈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加入到产品的研发队伍中,并从瑞士进口了两台先进机床,负责“ZDI”的研制。2014年7月,“ZDI”拿到了生产许可证,这也意味着新一代国产种植牙系统可以正式销售并推广了。
  相较于市场上流行的进口种植体,国产种植体的价格是非常重要的竞争优势,但是这必须建立在保证质量的大前提下,为此,在产品真正上市前,赵士芳和他的团队又前后花了6年时间做临床验证。
  当前种植牙价格高,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进口材料昂贵。ZDI的问世,就是要把这偏高的价格给降下来,让价格更加“平民化”。“质量与进口种植体相媲美,价格让老百姓都能够接受,让每个老百姓都能种得起牙齿,享受科学发展的成果。”赵士芳说。
  “推广窝沟封闭,让娃娃们少长蛀牙”
  常年从事口腔医学工作,儿童的口腔健康也是赵士芳一直所关注的。
  窝沟封闭是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预防儿童口腔疾病和儿童牙病最有效的方法之一。窝沟是指后牙咬合面凹凸不平的凹陷部位,是细菌生长繁殖的适宜场所,细菌利用食物中的糖类(碳水化合物)繁衍生长,并在代谢过程中产生酸性物质,腐蚀牙齿,形成龋洞,因此,深的窝沟患龋病的危险性较高,如不及时治疗将导致失牙。而后牙担负着主要的咀嚼功能,一旦丧失,咀嚼功能将大大下降,影响营养摄入和生长发育。
  杭州市于1995年开始对适龄学生进行牙齿窝沟封闭,是中国第一批进行该项目的城市之一。目前,这一项目在杭州市学校学生的覆盖率达100%,学生窝沟封闭率达90%,封闭后牙齿保护完好率达80%,达到全国先进水平。一组数据显示:杭州在1994年,对108所学校进行大样本调查,学生患龋率高达54.27%,每个学生平均有1.46颗龋齿;2008年对164所中小学校的相应调查表明,中小学生患龋率下降到19.44%,每个学生平均患龋的牙齿只有0.42颗,平均每人减少一颗龋齿。
  赵士芳非常清楚窝沟封闭对预防儿童龋齿的重要性,在担任浙江省政协委员、省政协常委的20年时间内,他曾3次上交提案,提议在浙江省内推广窝沟封闭。在他的努力下,2013年起,窝沟封闭由政府主导,正式推广到了全省。
  “帮助家乡成立一家口腔医院”
  身为喝着姚江水长大的余姚人,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赵士芳更是满怀深情。在他的记忆中,有一件特别值得铭记的事。
  留德期间,有一回赵士芳到一位德国教授家做客,教授拿出珍藏的老照片请赵士芳欣赏。翻着翻着,一张似曾相识的老照片引起了他的关注,鼓楼、老江桥、牌坊、江南民居,这不就是自己魂牵梦萦的故乡余姚吗?图片注释:中国江南小镇。后来,赵士芳用相机把照片翻拍下来,交给余姚的亲属,再辗转交给了有关部门。
  经各方确认,这张由德国旅游家拍摄的中国“江南小镇”照片,就是最早反映余姚古城风貌的历史见证。
  正是由于赵士芳及时发现并留存,今天记载余姚的各种史籍、档案中,才有了名城名邑最早的历史照片。
  近几年来,赵士芳常常回家乡进行医学指导,在市第二人民医院开设专家门诊。在杭州,对于来自家乡的病人,他也热情有加,周到服务。
  几年前,赵士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希望利用自己在口腔医学界的影响力,帮助余姚成立一家口腔医院,更好地服务于家乡人民。”随着5月30日余姚首家口腔专科医院在市二院挂牌,赵士芳的这一愿望实现了,“牙齿虽小,却关系生命健康。健康的牙齿,是笑口常开的人们展示魅力的第一道风景线。”赵士芳说。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