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公示
·市侨办2015年部门决算
·侨眷诗词选登
·余姚市侨办2016年部门预...
·余姚市侨办2014年部门决...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码:
信箱登陆 办公登陆



 在线视频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天南海北余姚人→文章
南京大学“长江学者特聘教授”——马余强

发布时间:2010 -07-01 字体:【

  近年来读过大学的人都知道,由国家教育部和香港爱国实业家李嘉诚先生共同出资聘任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个个都是我国高校中各学科的学术带头人,他们在各自的研究领域中都具有很高的造诣。马余强,就是南京大学的一位“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马余强,1964年11月出生在我市鹿亭乡晓云村,现为南京大学物理系博士生导师,南大固体微结构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他主要从事凝聚态理论、软物质和生物物理方向的研究。他在低维磁性的相变和临界研究中取得了国际领先的水平,还在研究提高和改善人脑记忆和储存能力方面取得了一系列创新成果。特别是有关量子自旋玻璃的相变行为和量子神经网络理论的工作,在国外专著和综述文献均作了详细介绍,并被许多国际同行采用和推广。1990年以来,他共发表国际SCI重要学术刊物论文百余篇,曾被评为第二届南京市十大科技之星,获江苏省青年科技奖、教育部科技进步奖、江苏省科技进步奖,是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教育部跨世纪优秀人才培养计划基金、第五届霍英东青年教师基金和江苏省“青蓝”工程学术带头人培养基金获得者。

  当我们盛赞马余强这么多的荣誉和研究成果时,他总是淡淡一笑。他说:“虽然成功给予我个人很多荣誉,但集体的作用更大……”

兴趣激发求知欲

  和大多数的研究者一样,马余强选择物理完全是出于兴趣。儿时,他便表现出了对物理的浓厚兴趣,他小时候最喜欢读的就是那一套《十万个为什么》,在一串串的“?”中他发现身边的世界充满了那么多深奥的道理。小时候,马余强玩过一种叫飞轮的玩具,就是用一根绳子系住轮盘的一端,环绕轮盘几圈后,从高处让轮盘落下,便可以使轮盘沿着绳子上下飞速转动,小余强觉得奇怪极了,为什么轮盘沿着绳子滑下去又会自动滚上来,而坐滑梯时人却不能倒着滑回去呢?这个问题让他异常兴奋,以至第一回玩过飞轮后,连着几天都没睡好觉:他一次一次地看着那神秘的飞轮,一遍遍地在问为什么?等进了中学后,他以为这些问题都能解决了,可发现所学的物理知识竟连小时候玩玩具的道理都解释不了,这更激发了马余强的求知欲,决定了他的志向——上大学一定要读物理专业。多年之后,一直到大学二年级的理论力学课上,他才真正地明白了小小飞轮中深刻的物理含义。

  可困扰他多年的老问题解决了,许多新问题又出现了。于是马余强读完大学本科又去攻读物理专业的研究生,读完研究生又去攻读物理学博士。现在他作为一位知名学者,回想起小时那段充满了“?”的生活,不无感慨地说:“我之所以有缘步入这一奇妙的物理世界,是小时候对日常物理现象的兴趣和好奇导致我对物理的爱好,而正是这种爱好促使了我为物理学事业而不懈奋斗。”

坚定目标勤攀登

   马余强的成长道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任何成功的辉煌除了必须付出艰辛的劳动外,往往还伴随着无数的挫折、困惑,甚至消沉。马余强在余姚八中读高中时,最大的愿望是将来考上像北京大学、南京大学这样的知名学府,然而却因为偏科,98分的物理成绩还是未能使他如愿以偿,而只能进了一所普通大学——当时的宁波师范学院物理系。年轻气盛的马余强受了不小打击,他觉得今后不可能会在物理学上有所建树了,他沉默了。

  然而命运之神却没忍心让这样一位物理学的英才在“在沉默中灭亡”。就在他情绪极端低落的时候,宁波师范学院物理系副主任罗顺道老师独具慧眼,看出这位小伙子身上蕴藏着非凡的才能,于是,罗老师怀着一颗热诚的心专门找他谈话,勉励马余强:“如果你确实对物理很感兴趣,不怕到的是哪一所大学。这里开的课程你可以把他学得更好,这里没有的,你可以自学,只要勤奋、刻苦,将来同样会有所作为。”罗老师的一席话仿佛是黑暗中突然燃亮的火把,一下子照亮了马余强那阴郁的天空,于是他重新振作起来。到大学毕业时,他已基本自学完了研究生的主要课程。马余强的目标也渐渐明朗起来,他看到了自己在物理学领域的成材希望。

  留校三年工作后,马余强作为“定向培养对象”进入了苏州大学理论物理研究生班,半年后苏大物理系的系主任李亚振教授吸收他为研究生。在李教授的指导下,马余强开始尝试做论文,白天泡在图书馆查资料,晚上则埋头计算各种数据,常常彻夜不眠。由于李教授的严格要求,马余强第一篇论文经过无数次的斟酌与修改,终于以高质量高水准发表在国际知名杂志《物理评论》上。从此,他的研究之路真正开始了。1990年硕士毕业后随即考入南京大学,成为著名理论物理学家龚昌德教授门下的博士生。

国外讲学受尊敬

   正在读博士的马余强看到学校里许多同学热衷与出国读学位,有的甚至放弃即将取得的博士学位而去“喝洋墨水”。这使他想起一直流行的一种说法:“土博士不如洋博士,读土博士没意思”。马余强有些困惑,难道“洋博士”真的比“土博士”要高出一截吗?

  这种困惑很快就被导师龚昌德教授的一番话消释了,他告诉马余强,他的许多学生现在在美国、加拿大等国家,然而都是普遍感觉到我们南京大学基础理论研究水平并不比国外差,许多方面还处于领先地位,他们之所以能在国外立足,并受人重视完全是因为在南京大学打下了扎实的基础。马余强南大三年博士生涯证实了龚教授的话,也说明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1993年6月他获得了理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同年7月晋升为副教授。11月被选拔为南京大学中青年学术骨干,1995年2月又破格晋升为教授。刚升为教授的马余强就接到学校派遣他出国的通知。当时他有两种选择,一是去加拿大做博士后,二是去巴西任访问教授,考虑到其中的一个研究领域“生物物理的统计力学”在巴西具有相当优势,马余强抱着“取经”求教的想法选择了去巴西访问。当他来到巴西那所大学后才知道自己已经被聘请为那里教授职位中最高的一级。邀请他的教授对他这样说:“您已经在自旋玻璃和无序系统的相变领域做出了国际先进水平的工作,尽管您年轻,我们还是特聘您为教授中最高一级的位置。这是一种非常特殊、以前少有的情况,尤其对外来访问学者。”当时马余强激动的心情不言而喻。他深深地体会到只要自己把工作做得出色,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同样受人尊敬。

  如今的马余强虽然戴着种种头衔和桂冠,可他并没有被荣誉和成就冲昏头脑,他清醒地认识到一个中青年科学家在祖国腾飞的今天应该做的是什么。马余强已经走过一条闪光的道路,他还会奔向更辉煌的明天。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