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公示
·市侨办2015年部门决算
·侨眷诗词选登
·余姚市侨办2016年部门预...
·余姚市侨办2014年部门决...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码:
信箱登陆 办公登陆



 在线视频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天南海北余姚人→文章
中科院上海原子核研究所的研究员——马余刚

发布时间:2010 -06-12 字体:【

    核物理是当今最尖端的基础学科,上海市最年轻的“科技精英”、中科院上海原子核研究所的研究员马余刚,却在这枯燥的核物理世界里乐此不疲,辛勤耕耘。现在,他已经成为这个领域里在国际上有较高知名度的青年科学家。

    马余刚,1968年3月出生在我市鹿亭乡晓云村,1947年7月参加工作,现任中科院上海应用物理研究所党委委员、所长助理,核物理研究室主任,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核物理学会理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数理科学部第十届学科评审组成员,美国相对论对撞机(RHIC-STAR)国际合作组理事,World Consensus Initiative2004国际顾问委员会委员。他曾先后被授予上海市杰出青年、上海市优秀专业技术人才、上海市科技精英、中科院青年科学家奖二等奖等荣誉称号。他负责的“重离子核反应的集体效应和奇异核产生及其性质研究”项目获得2001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十多年来,外面的世界几多变化、几多纷繁,但马余刚却始终耐得住寂寞,执著并痴迷于自己从事的核物理研究。作为所长助理、研究员、博导多重身份于一身的他,不论白天夜里,也不论上班还是业余时间,除了处理“分内”的所务、带教学生外,他总是争分夺秒深深“扎”进他心爱的科研领域———不仅全方位动态跟踪核物理,还习惯于“匀”出时间,关心其他学科研究发展新动向。他所提出的中能核物质反应平面离散的新方法,被成功地运用于美、日的实验数据分析,并受到同行论文和国际会议的多次引用,他的许多创造性成果已被公认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科学研究越来越趋于交叉融合,无论自然科学各学科间、社会科学各学科间,乃至自然与社会两大学科间的交叉融合越来越多。”马余刚认为,人类在不同学科研究中,其实有不少相同、相通的方法,这就需要我们既“专”又“博”,在专业上有深度,对其他学问的知晓上有广度,才有可能自己的研究领域驰骋纵横。他在国际上首次提出的原子核Zipf图和Zipf定律,就是对他这份感触一个最生动的诠释。

  上世纪末一个溶溶月色夜,夜已深,妻已入梦,而马余刚和往常一样披衣灯下,正饶有兴致地在网上冲浪,搜索着科学的最新发现。他看到德国语言学家Zipf的一项语言研究成果,Zipf研究证实:各种词汇从简单到复杂,它们的排列有一个反比规律。马余刚突然眼前一亮,马上联想到童年迷上物理的那段往事。

  马余刚是一个山里的孩子,像其他孩子一样小时也贪玩,尤其爱和小伙伴们玩“打仗”。有一天,他扔出的“泥弹手雷”,与“敌人”扔来的“泥手榴弹”在空中撞了个正着,“手榴弹”无恙而他的“手雷”却粉碎了。这下,小余刚不明白了。

  “为什么?”回家后,小余刚缠住在乡村小学当教师的爸爸问个究竟。但爸爸只告诉他,这是一个物理现象,究竟是什么原理他也不知道。同时还告诉小余刚,生活中还有很多很多物理现象……小余刚听得入神入迷,从此对物理情有独钟。此后,马余刚的课余时间再也不玩泥丸了,而是一头扎进了书籍里,“啃”起了对10岁孩子来说深奥无比的物理学,为他日后从事尖端的原子核碰撞现象研究奠定了基础。

   这个一直萦绕在马余刚大脑中的物理现象,使此时已在核物理研究领域崭露头角的马余刚马上想到,原子核与原子核碰撞时,也会像儿时的泥“手雷”那样碎裂,那么,这些碎片的大小排列,是否也有一定的规律性呢?

  马余刚用理论方法推理出原子核与原子核碰撞后,有可能产生类似液态水到汽态水的变化,此时其碎片大小也如Zipf语言词汇的排列类似,有一个反比关系。这一推理被马余刚定名为“原子核Zipf图和Zipf定律”。

  1999年,他的论文发表在世界物理学顶尖学术杂志《物理评论快报》上,引起各国同行极大兴趣。2001—2003年间,马余刚这一推理得来的理论模型,先后被国外科学家在西欧核子中心和美国实验室得到应用和验证,并得到国际同行认可。

  马余刚主要从事原子核物理的理论和实验工作,专业方向为中高能重离子物理。高中就读于余姚市第八中学,1989年7月杭州大学本科毕业,1991年从中科院兰州近代物理研究所到上海原子核研究所攻读博士学位,师从沈文庆院士,1994年7月获物理学博士学位。同年底,破格晋升为研究员,当时为全国最年轻的教授级专家。

  现在,作为核物理研究室主任,他承担了一系列国家级重大科研项目,开展了诸多创新性的研究工作。如2001年启动中美高能合作规划项目(RHIC-STAR),他参加了美国大型强子对撞机实验,并建立相对论重离子碰撞数据分析中心,该合作项目的实施使我国直接进入世界最前沿的大科学项目,使中国科学家在这些重大的科学发现中占有正式的地位,为进一步提高我国在国际上的学术地位、增强我国在国际最前沿学科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作出了贡献。2002年,他承担了为期5年的国家973项目“放射性核束物理与核天体物理”,并顺利通过科技部组织的验收,获得专家的一致好评。

  与此同时,马余刚还负责着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及后续的中科院百人计划资助973项目子课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中科院院长基金特别支持项目和上海市科技启明星项目等。2003年还联合美国加州大学的Los Angles分校的黄焕中教授获得了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B类项目。目前他是国家重点基础研究项目“放射性核束物理与核天体物理”首席科学家助理和子课题负责人,并领导着中国六家STAR合作组参加RHIC上的物理研究和正在申请为RHIC-STAR探测器的飞行时间探测器的建造升级计划。

  说起自己的工作精神,马余刚说:“这与我良好的家庭教育是分不开的,尽管小时候我家里的经济条件不是很好,但父母十分注意对我们的品德教育。”

  马余刚的父亲是一位普通的乡村教师,他认为,一个品德良好的人才能得到健康发展,因此,他对子女不仅仅满足于智力上的培养,更重视良好的兴趣爱好、为人处事等方面的培养。他的教子观是:“教子登科立志效祖国,育女成才承业美家园”。2001年,马余刚在法国留学期间,因科研出色,法国导师要求他留下继续合作研究,但他考虑到祖国的需要却婉辞导师的好意。同时他大力宣传国内改革开放成果,主张出国为充电,事业在国内,力劝留法的同行回国服务,并以“求是创新、永攀科学峰,任重道远,毋忘强国梦”十八字自勉,于1996年如期归国。马余刚说:“祖国培养了我,我要把自己的知识和才华献给祖国的科技事业”。   (颜文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